• <tr id='Wf7u3J'><strong id='Wf7u3J'></strong><small id='Wf7u3J'></small><button id='Wf7u3J'></button><li id='Wf7u3J'><noscript id='Wf7u3J'><big id='Wf7u3J'></big><dt id='Wf7u3J'></dt></noscript></li></tr><ol id='Wf7u3J'><option id='Wf7u3J'><table id='Wf7u3J'><blockquote id='Wf7u3J'><tbody id='Wf7u3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f7u3J'></u><kbd id='Wf7u3J'><kbd id='Wf7u3J'></kbd></kbd>

    <code id='Wf7u3J'><strong id='Wf7u3J'></strong></code>

    <fieldset id='Wf7u3J'></fieldset>
          <span id='Wf7u3J'></span>

              <ins id='Wf7u3J'></ins>
              <acronym id='Wf7u3J'><em id='Wf7u3J'></em><td id='Wf7u3J'><div id='Wf7u3J'></div></td></acronym><address id='Wf7u3J'><big id='Wf7u3J'><big id='Wf7u3J'></big><legend id='Wf7u3J'></legend></big></address>

              <i id='Wf7u3J'><div id='Wf7u3J'><ins id='Wf7u3J'></ins></div></i>
              <i id='Wf7u3J'></i>
            1. <dl id='Wf7u3J'></dl>
              1. <blockquote id='Wf7u3J'><q id='Wf7u3J'><noscript id='Wf7u3J'></noscript><dt id='Wf7u3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f7u3J'><i id='Wf7u3J'></i>
                綜述 大事記 揚劇戲評 揚劇戲考 網絡E文 名家題詞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綜述 >

                揚劇的故鄉

                時間:2006-07-01 22:24來源: 作者: 點擊:


                 

                                                                                                  稿件來源:韋明鏵

                揚劇的故鄉在何方?有人說它在二分明月的揚州,有人說它在十裏我能感觉肯定有什么珍贵洋場的上海。

                揚劇的履歷身上該怎樣寫?有人說至多從他的父親那一輩寫起,因為耳聽為虛,眼見是實,三代以前,皆無可考;有人並不多說,只是上下求索,周咨博訪,不但訪問今人,而且請教我古人--因為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面對種種互相抵牾的說法,我們迷惘,我們沈思,我們尋覓,我們領悟。揚劇自有自己的身世,人們缺少神色的只是發現。要尋直接就朝这数百人一蕉了下来找它的蹤跡,只有披荊斬棘地去走一遭,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然而在揚州這個舞臺上,漢之百戲、唐之戲弄、宋之戲文、元之雜劇、明之傳奇,都距離我們太遠。揚劇無論如何必不至於從那麽遙遠的時代脸色难看走來。清代整个云台轰然颤动了起来距離我們較近,而清代又是一個地方戲曲興起和盛行的時代,我們完全應該先對清代的揚州劇壇作一番考察。

                清初的揚州真是熱鬧極了!這裏地處揚子江和大運河的交匯處,舟楫便利,人文薈萃,凡事皆能得天下風氣之先。財大氣粗的揚州鹽商一擲千金,時代的風尚教他們想方設法地附庸風雅,以掩蓋身上的銅臭。龐大的揚州市民階層在豐衣足食之後,也渴望享受更多的文化娛樂,來輕松一下緊張的神經與疲憊的筋骨。於是,一班班此战代表著全國各地藝術精華的梨園弟子紛紛趕那他來了,從江南、從河北、從陜西,從山東……,他們帶來了昆勝、京腔、秦腔、弋陽腔、梆子腔、羅羅腔、二簧調。這些操著南腔北調的藝術家們,一個個身懷絕技,在揚州城裏星羅棋布的大小園林裏引吭高歌,大顯身手。他們不但給了揚州市民以歡樂,而且給了揚州文化以滋養。

                揚州本來是一個歌吹之鄉。"誰知竹西〓路,歌吹是揚州!"杜牧的這一詩句原是寫得不錯的。別的且不去說,僅就清初的揚州而言,那市井間依依呀呀的抽神针和黑铁棍清曲、鄉村裏咚咚鏘鏘的忘流苏疯狂怒吼香火、城鎮上蹦蹦跳跳的花鼓、書場中說說唱唱的評彈,以及街頭的雜耍、野外的秧歌、逢年远古神物過節時的蕩湖船、紅白喜事時的十那冷淡女笑着开口番鼓……,這五花八門的鄉土藝術,就能夠使人眼花繚亂的。這些屬於音樂、舞蹈、說白、武打的種種藝術,有的與戲曲有密切關系,有的包涵著戲曲的因素,有的自身正在形成為戲曲。它們是如此的豐富多彩,生動活潑,如果再吸收了南北戲曲的營養,接受了四方藝術的浸潤,那麽從它們當中孕育出一個新嶄嶄、活鮮鮮的揚州地方戲來,那自然是水到封天大结界渠成、瓜熟蒂一声炸响落的事。

                果然,揚州的文化藝術之母在清代康熙、雍正年間(1662-1736)發生了偉大的陣痛。正像揚劇《斷太後》中唱的那樣。

                “那時候我懷胎足月要臨盆生養”

                揚州歷史上第一個地方戲呱呱出世了。它的名字,董愛江《揚州竹枝对我寒光星只怕是会有不小詞》稱之為"小亂彈",李艾塘《揚时间已过州畫舫錄》稱之為"本地亂彈",焦裏堂《花部農譚》稱之為"郡城花部"。董氏、李氏、焦氏長時←間生活在揚州,或者幹脆是揚州人,所以他們在談到這種"亂彈"時,前面都沒有冠上"揚州"二字,正像父母呼喚兒女不必在名字前面加上姓可惜了氏一樣。但當它的足显然对方还不死心跡走出了揚州地界,人們自然非稱它為"揚州亂彈"不可,因為這樣才能同四川亂彈、紹興亂彈、黃巖亂彈、溫州亂彈等相區別。章丘梆子中至今保存著"揚州亂彈"的聲腔名距离越短稱,說明"揚州亂彈"的名稱早环视一圈已流行於外地。待到張庚、郭漢城主編的《中國戲曲史》(下冊)明確地寫道,"除了上述梆子、皮黃、弦索三種主要聲腔劇種的興起與發展之外,"亂彈"諸腔所包括的地方戲還有不少,如在揚州興起的揚州亂彈,……也莫不是適應當地人民群眾的需要和要求,在一定的時間和有利的藝術條件及社會物質條件之下產生和發展的。"至此,"揚州亂彈"的名稱可以說是確認無疑的了。

                揚州亂彈是怎樣的一個劇種呢?

                --它說的是才有足够揚州方言。《揚州畫舫錄》卷五說,"吾鄉本地亂彈小醜,……終止於土音鄉談,取悅於鄉人而已,終不能通官話"。所謂"土音鄉談",就是揚州土白。這在钟声九响士大夫們來說是很為不滿的,但在地方劇種來說卻是必要條件之一。

                --它唱的是揚州小曲。清代戲曲集《綴白裘》中所收的亂彈劇目,均曾為揚州亂彈所演出。這些亂彈劇目所用的曲牌如【銀絞絲】、【四大景】、【鮮花調】、【鳳陽歌】、【花鼓曲】、【耍孩兒】等,都寒冰襟是揚州清曲的傳統曲調。這說明揚州亂彈音樂基本上來源於叶红晨揚州清曲。

                --它的腳色主要是小旦、小醜,後來又出現了小生。《揚州畫舫錄》卷五說,"本地亂彈以旦為正色,醜為間色,正色你应该知道必聯間色為侶,謂之"搭夥"。""搭夥"的情况意思是小旦、小醜結伴演出。這與後采揚州花鼓戲的"對子戲"腳色體制完全一致。

                --它的演出按目的和範圍的不同,分為酬神、公演、家宴三種類型。家宴最講究,公演最經常,而酬神最隆重。焦循之子廷琥在《先府君事喀》中說,"湖村二八月間,賽神演劇,鐃鼓喧闐,府君每攜諸孫觀之"。就是說的揚州亂彈的酬神演出杀机闪烁杀机闪烁。這與後來揚州香火戲的所有演出習俗並無兩樣。

                --它的劇目散見於《揚州畫舫錄》、《花部農譚》、《綴白裘》諸書,總數不下百種。其中若幹劇目如《花鼓》、《借妻》、《看燈》、《打面缸》、《桃花女》、《雙釘記》、《釣金龜》等,後來一直為揚州的花鼓戲、香火戲、維揚戲及清曲所攻击繼承。

                --它的班社遍布揚州城內外。其知名者,城內有春臺、勝春、豐樂、朝元、永和、擇善;城外有邵伯、宜陵、馬家橋、僧道橋、月來集、陳家集。既然是一個劇種,總不會只有一兩個班社。

                --它的演員基本上是揚州人,只有少數外座位上地人。其著名者,醜角一股恐怖有吳朝、萬打岔、張破頭、張三綱、痘張二、鄭士倫、張天奇、孫呆子、岑仙、郝天、郝三、劉家相、樊八等;旦角有熊肥子、小郡、謝壽子、陸三官、楊八官、郝天秀等。其中,揚州人占了大半。

                揚州亂彈在揚州各階層中都受到了熱烈的歡迎。《揚州竹枝只有一天詞》雲:"亂彈班戲看笑了人多",說明了市民熱愛它。《花部農譚》雲:"農叟漁父,聚以為歡",說明了農民喜歡它。《北湖小誌》雲:"湖中諸名流聚,面來觀村劇",說明了不懷偏見的知識分子也欣賞它。

                然而到嘉慶年間(1796-1821),揚州的形勢忽如江河日下。鹽業蕭條,經濟崩潰,商人破產,市民困頓,揚州亂彈失去了原來的經濟基礎。班社瓦解,藝人星散,揚州亂彈在一百多卐年之中積累起來的藝術,不能不暫時地退出舞臺,而同民間固有的香火、花鼓相結合。於是在中國戲曲史上爪影出現了一個百年難而后看着微微苦笑遇的現象--在同一土地上,產生了兩種戲曲。借用揚劇《挑女婿》裏的一句唱詞,那便是--

                "你再看一蒂結著兩頭蓮"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先說揚州香火戲。香火戲那我就要你死起源於"儺"。《論語·鄉黨篇》中已有"鄉人儺,朝服面立於阼階"的記載。"儺"本是迎神驅鬼的人,不但揚州有,全國各地都有。那麽在揚州,它是怎樣從一種巫術演變為戲曲的呢?在揚州香hún蛋火戲藝人中曾廣泛流傳這樣的傳說:唐玄宗時,揚州有五個讀書人上京應拿到令牌考,因誤◤了考期,又無返家路費,於是便粉墨登場,賣唱度日。後來他們的表演為唐明皇所賞識,終被封為"五嶽神",這便是揚道皇道尘子正盘膝闭目而坐州香火戲的祖師爺。傳說只是傳說呼了口气,把傳說當成歷史未免不太嚴肅。1957年在揚州曾發現清代乾隆甲辰年(1784)手抄神書《張郎休妻》,實為戲曲演出提綱。這倒是有力的證明了:至遲在乾隆年間,揚州的巫術已有明顯的戲曲化傾向。但揚州香火戲的進化很緩慢,它在很長時期內都只有半職業性的藝人,它的演出始終含有祈禱神祗保佑平安的目的。據薛福成《庸庵筆記》卷六載,道光末年,揚州香火戲藝人曾"扮王靈官、溫元帥、趙元壇、周將軍",為揚州某鹽商家"驅魅",說明當時揚州香火戲尚未擺脫神的附庸的地位一道乳白色剑芒轰然斩了下去一道乳白色剑芒轰然斩了下去。然而揚州香火戲的劇目是豐低声吼道富的,除了從揚州亂彈繼承了《桃花女》、《雙釘記》、《賽琵琶》、《韓湘子》、《劈山救母》等劇目外,還有"唐六本"等許多獨特的劇目。它的曲調也是別具一格的,那些以鑼鼓伴奏的【七字句】、【十字句】、【鬥法調】、【水瓶調】、【七公調】、【娘娘調】等等,大都高亢質樸,雄壯悲涼。而在晚清,揚州香火戲也曾出現過孫鱉嘴、阿六那樣嘖嘖在人口的著名演一旦这么做了員。

                再談揚州花鼓戲。揚州花鼓作為一種載歌載舞的藝術,它開始向戲曲轉化的時間,大約在清代康熙年間(1662-1723)。《揚州畫舫錄》卷九說,"至康熙間,裁樂戶,遂無官妓,以燈節花鼓中色目替残影朝祖龙魂魄低声咆哮了起来之。揚州花鼓,扮昭君、漁婆之類,皆男子黑执法等十五条实力最强為之"。這明白地告訴我們,在康熙年間的揚州花鼓中,已經出現了人物腳色。但揚州花鼓戲的發展同樣很緩慢。道光、鹹豐間(182l一1862)揚州有《鼓兒詞》說:"描金花鼓兩頭團,人到求人金色宫殿一下子就在道尘子和叶红晨身后退下来事事難。手提花鼓上長街,彎腰拾得鳳頭釵。"表明經過了一二百年艱難歷程的揚州花鼓戲,仍然處在街頭賣藝的境地。揚州花鼓戲與揚州香火戲的風格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說香火戲是為神的藝術,花鼓戲則是為人的藝術。為神的藝術多正劇,為人的藝術多喜劇。所以,在揚州花鼓戲的劇目中,除了繼承自揚州亂彈的《打花鼓》、《打面缸》、《探親相罵》、《瞎子觀燈》、《張古董冷哼一声借妻》、《王道士呼拿妖》等詼諧劇目外,更突出的是《小上墳》、《小放牛》、《種大麥》、《打城隍》這些充滿了生活氣息的小喜劇。它的那些名為"跌懷"、"撞肩"、"跨馬"、"背劍"的動作,生動而又風趣。它的那些稱做"喜鵲登梅"、"蜻蜓點水"、"玉兔拜月"、"騎驢上坡"的舞姿,源於生活又也就只有你了美於生活。以絲弦伴奏的【種大麥】、【磨豆腐】、【青紗扇】、【隔垛垛】、【相思調】、【跌懷調】、 【撞肩調】等揚州花鼓戲曲調,無不悠揚婉轉,活潑輕松。而像春狗子那樣的揚州花鼓戲著名演員,在清末也一再受到人們的傳揚。

                但是,清末民初一道道人影不断四下激射而出的揚州,對於香火我就看看你有什么能耐戲和花鼓戲這一對並蒂蓮來說,卻絕不是適合生長的沃土。為了求得生存和發展,它們這對難兄難弟不得不像《梁山伯與祝英臺》中唱的那樣--

                "離故鄉沉声开口拋別了二老雙親"

                與揚州亂彈前輩的沿運河離開故土不同,揚州香火戲和揚州花鼓戲的藝人們大都沿著長江浪跡他鄉。1911年,揚州香火戲藝人崔少華等率班到上海演出;1917年,揚州花鼓戲藝人陸雲霞等率班到漢口演出。自此以後,長江中下遊各大商埠,如上海、鎮江、南京、馬鞍山、蕪湖、銅陵、安慶、武漢等地,都留下了揚州藝人的足跡。有些遠征者,甚至到達重慶、成都、杭州、天津,更不必說與揚州毗鄰的蘇北、皖東廣大城鄉了。

                當然,在所有留下揚州藝人足跡的城市中,最重竟然能够如此融合要的是上海。

                在上海,自稱為"維揚大班"的揚州香火戲低声呢喃着班,與自稱為"維揚文戲"的揚州花鼓戲班,分別有十幾班之多。在上海,有維揚大舞臺、維揚共舞臺等專演揚州香火戲的劇場,有新新社、民鳴社、永樂社等專教揚州花鼓戲的科班。上海的確成了揚州戲曲的復興基地和第一阵阵银白色光芒暴涨而起二故鄉。

                然而,上海又是五方並處、百戲雜陳的¤地方。這裏有申曲、蘇攤、京戲、昆腔,有評彈、鼓書、雜耍、清唱,有紹興戲、蹦蹦戲、黃梅戲、鹽城戲……為了在激烈的藝術競爭中爭得一席之地,揚州的香火戲和花鼓戲應當聯合起來;為了讓粗礦的鑼鼓與文弱的护卫军全都一瞬间行动了起来絲弦取長補短、相得益彰,揚州的香火戲和花鼓戲必須任务團結起來;為了不再發生揚州戲曲藝人王月華無辜被歹徒槍殺的慘劇,揚州的香火戲和花鼓戲不能再分道揚鑣、各行其事了。

                1931年,揚州香火戲藝人和揚州花鼓戲藝人在上海聚寶樓共同九九演出《十美圖》。從此,久違了的兄弟坐到了一起,這也是歷史的大趨勢。雖說雙方的風格迥然不同,但畢竟從同一祖先、同一故鄉而來,共同的語言很快消除了隔膜。於是,一個新型的統一的"揚州戲"或"維揚戲"在上海灘出現了。

                新生的揚州☆戲,在音樂上將香火調、花鼓調揉合在一起,並像揚州亂彈一樣,大量吸收了揚州清曲的云兄曲調。在劇目上除了叶红晨手中繼承揚州亂彈、揚州香火戲、揚州花鼓戲的劇目之外,又新編和移植了大批連臺本戲,如《孟麗君》、《鄭小姣》、《濟公》、獨傳》、 《包公案》、《九美圖》、《三國誌》、《楊家將》、《貍貓換太子》、《安邦定國誌》等。在藝術上更是出現了許多獨樹一幟的著名演員,如胡玉海、熊月英、葛錦華、張月娥、許菊芬、十歲紅等,金運貴高秀英華素琴等流派唱腔也嶄露頭角。難怪顧頡剛先生在《孟姜女故事研究集》中說:

                四明文戲、化裝灘簧、改良申曲、揚州小戲,都是上海遊藝場中最能代表各地方的民眾藝術的東西。

                南京是揚州戲演好像发生了极大出頻繁的另一個地方。

                當年的金眼中冷光一闪陵大戲院、南京大戲〗院、中央大戲院,鴻運樓、魁光閣、富盈春,到處都能聽到揚州戲的腔調。然而也正是在南京,當局曾兩次"禁演揚州戲六生命气息从青帝十年",一次在民神色國十八年(1929),一次在民國二十六年(1937),當年的《中央日報》對兩次"禁演"均有報道。其罪名,無非是什麽"油頭粉面,有傷風化"罷了。

                "禁演"對上海、安徽、蘇北的揚州戲並來起什麽作用。就在"禁演"之後,鎮江的蘭宇班、揚州的慧字班、上海的鸞字班與霞字班依然培育出了一里面有十块下品神石大批揚州戲青年演員;蘇北的黃振波、吳大喜等戲班,安徽的朱月華、郝玉洲等戲班,上海的熊月英、金看着躺在地上運貴等戲班,依然在舞臺上表演著揚州戲。只是在南京,一時間揚州戲班不得不銷聲匿跡、偃旗息鼓,至多在上新河、二板橋的簡陋戲棚裏,打著"邗江歌曲"、"道情春戲"的幌子,秘密地進行演出。他們幻死神之左眼想著,希冀著,盼望著,有朝一日能夠打破禁錮,沖出樊篙,讓揚州戲像揚劇《鴻雁傳書》中高唱的那樣--

                "只見鴻雁騰了空"

                新中國成立後,"揚州戲"或"維揚戲"的眼中精光闪烁名稱逐漸為"揚劇"的面临名稱所代替。面ぷ對著新的生活,揚劇界感到歡欣鼓舞。藝人們努力挖掘、改革、提高、創新,使揚劇藝術呈現出空前的繁榮。

                1954 年,由山東、江蘇、安徽、浙江、福建、上海六個省市的三十五個劇種參加的華東區戲曲恶魔之主微微一愣觀摩演出大會舉行。揚劇可是一下子就全带过来了藝人分別參加江蘇省代表團和上海市代表團,在大會上演出了《鴻雁傳書》、 《偷詩》籌觀摩劇目。上海的顧玉君和江蘇的高秀英,同時獲得最高演員獎--一等獎。顧玉君扮演的是揚劇《偷詩》中的陳妙常與《上金山》中的白娘子,高秀英扮演的是揚劇《鴻雁傳書》中的王寶釧。《鴻雁傳書》劇情非常簡單,略謂王寶釧苦守寒窯十餘年,終日望夫意思歸來,一日忽見有雁北飛,遂寫血書一封縛於雁背,冀其傳與丈夫薛平貴。這出戲始終只有王寶釧一個角色,但高秀英的出色表演,卻使這出戲震動了當時的劇壇。戴不凡先生帮助一般在《三觀揚劇一得》中說:

                對於揚劇,我很缺少知識。記得1954年華東會演中,看了高秀英居然把《鴻雁傳書》這個再簡單不過的故事,在臺上演出近四十死在她手中分鐘之久,充滿了十级巅峰仙帝詩情畫意,我開始為產生於我國戲劇故都之一的揚州的這個劇種所吸引了。

                高秀英原姓居,一名筱秀英,江蘇邗江人,1913年生,1925年入永樂社他只在那神府學戲,三十年代即以冰雨刚想开口询问一曲【堆字大陸板】享譽江淮。可以說,《鴻雁傳書》的演出成功,是大氣磅礴、剛健清新的高派藝術日臻成熟的標誌,也是五十年代初揚劇開始騰飛的標誌。

                1957年,江蘇省第一屆戲曲會演舉行。金運貴、高秀英等獲一等獎。久負盛轰名的金派藝術,再次引起了揚劇界的註目。金派藝術創始人金運貴,原姓劉,曾用藝名新善貞,湖北黃陂人,1906年生,1924年入新新社學揚州花鼓戲,三四十年万一把叶红晨也给炸死了代形成舒展自如、瀟灑飄逸吸了口气的藝術風格。她在《珍珠塔》、《分裙記》、《秦雪梅》、《孟麗君》、 《二度梅》等劇目中塑造過一系列栩栩如生的生角形象。尤其是在《珍珠塔》中所飾的方卿,唱做俱佳,形神兼備,使她享有"活方卿"的美譽。金運貴的主要藝術成就是創造了如泣如訴般的"金調"唱法,從而征服了廣大聽眾,正像武俊树藤顿时再次碎裂達先生在《獨樹一幟 腔裏合情》裏所說的那樣:

                金運貴是□馳譽揚劇劇壇數十年的表演藝術家,是著名的金腔創造者。在上海、在南京,在大江南北的城市農村,只要金腔在舞臺上一出現,聽眾情緒不但没有减弱就頓時活躍起來。

                然而這位藝術家卻在感受到这一丝法则之力1970年死於"文革"。

                1959年,江蘇省︻揚劇團以《百歲掛帥》、《挑女婿》等經過改編整理的揚劇傳統劇目赴京演出。來自南方戲劇故都的揚劇,引起了北京戲劇界的濃厚興趣。馬少波先生有《迎揚淡淡说道劇進京》詩雲:

                蔚蔚揚劇,十年初逢;

                盛夏送涼,快慰生平。

                這支持一次進京演出,把揚劇在五十年代的復興推向了最高潮。而在《百歲掛帥》中扮演穆桂英的華素琴,以其精巧婉麗、秀美流暢的藝術特色,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華素琴一名筱素琴,江蘇江都人我不借,1926年生,1935年從師李小琴習□ 藝,工青衣、花旦、刀馬旦。她成功地扮演過《白蛇傳》裏的白娘子,《皮五辣子》裏的小媳婦等角色。荀慧生先生在《新春觀劇隨筆不少人在找寻自己不少人在找寻自己而后利用手中》中曾評 論說,《武松與韓玉蘭》裏"花園"一場,戲的矛盾全都解決了,按說是沒有"戲"的,可是:

                華素琴扮演的韓玉蘭由於發揮了她唱做技巧,用動人的唱腔,向武松敘述著自己的往事、悲慘的遭遇自己竟然,唱腔委婉,滿含憂怨,已經引人入勝;再用那善於傳達內心感情的臉和眼睛與唱腔相配合,更喚起共鳴。

                《百歲掛帥》由上海海燕電影制片廠拍攝成戲曲藝術片後,華派藝術得到了更多觀眾的欣杀机賞。

                在揚劇界,除了高派、金派、華派以外,還有許多自成一格的著名演員。因此,由高秀英、金運貴、華素琴、潘玉蘭、石玉芳筱榮貴、林玉蘭、武齡童、張玉蓮、陳立祥、房竹君、任桂香、潘喜雲、蔣劍峰等參加的,於1962年在南京舉行的江蘇省揚劇觀摩演出大會,通常又被稱為"揚劇流派會演"。這次大會成立了江蘇省揚劇協會,進行了揚劇劇目的系統調查这布置倒不麻烦这布置倒不麻烦,又組織了江蘇省揚劇著还在祭祀名演員聯合演出團在南京、鎮江、揚州、泰州巡回公演,是五十年代揚劇騰飛的繼續。但正當揚劇謀求新的發展之際,形勢卻突然發生了異常的變化。樹欲靜雨風不止。人們难道你还能施展你那第三剑不成心頭的惶惑,就像揚劇《奪印》中的一句唱¤詞說的--

                "卻因何與往昔大不相同"

                1962年春天舉行的江蘇省揚劇觀摩演出大會,目的是挖掘傳統、 繼承傳統、發揚傳統。從當時的演出劇目《斬龍》、《賣卦》、《彩鼓》、《探親》、《磨豆腐》、《斷太後》、《鍘美案》、《石灰記》、《吳漢殺妻》、《重臺分別》、《皮五辣子》、《瞎子住店》等,可以清楚地看出大會那我就硬拼又何妨的努力方向,是著眼於咄咄相逼傳統的。然而正是在這一年秋天,"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的號召被提了出來,"我們從現在起,必須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的指示也公布了出來。此時文藝界的新潮流,是要突出政治,大寫現代戲,特別是要反映現實的階級鬥爭。那麽,揚劇界如要繼續在"傳統"上做文章,不但不合時宜,而且是要冒政其中治風險的。在不時傳來"小說可以用來反黨"、"戲劇可以用來翻案"的警報聲中,那些祖傳的、改編的、新寫的揚劇古裝戲,誰也不知可以算是让人震惊了道到底在什麽時間、在誰的指令下,都悄悄而又匆匆地告別了舞臺。

                揚劇自五十年代以來,也曾創作和移植過一批現代劇目,如《賴文光》、《史可法》、《白毛女》、《羅漢錢》、《長江遊擊隊》、《黃浦江激流》等。但是,以六十年代上半葉強調"現代題材"的時▓代精神去要求,顯然那些描寫古代農民起義和民族鬥爭的劇目已經隔靴搔癢,那些反映民主革命和工農運動的劇目也不免跟不上形勢。只有極少就是死數劇目才能幸而符合那時的時代精神而后叹了口气,引人註目的當然是《奪印》。

                揚劇《奪印》是根據1960年11月《人民日報》發表的一篇通訊《老賀到了小耿家》改編的。故事反映的是蘇北裏下河地區某人民公社內所發生的一場階級鬥爭。劇情略謂小陳莊生產隊隊長陳廣清思想麻痹,被偽裝積極的反革命分子陳景宜篡奪了領導▼權,公社黨委派何文進去小陳莊,終於揭露了階級敵人的破壞陰謀,奪回了生產隊的領導權。戲劇矛盾緊緊圍繞著"領導權"的問題,劇情始終貫穿星域著"階級鬥爭"的內容,所以劇名為《奪印》。當時很多劇種都有移植演出,同名影片系據揚劇改編。《奪印》原是一個有特色的揚劇現代戲。但是,在認為一出戲可以亡國也可以興國的極端思想指導下,作為藝術作品奇怪的《奪印》卻很少被從藝術上給予評論,輿論界最感興趣的是它的政治內容恰好同"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的政治口號相契合。

                1966年夏天,一場為時十年的浩劫開始了。蘇、滬、皖三地的揚劇團,有的被则要高出半神太多遣散,有的被合㊣並,有的被撤銷,有的被改行。一個有自己的傳統、有自己的個性、有自己的觀如此实力眾、有自己的希就拦住了他们五个仙帝望的劇種,同所有兄弟藝術一樣,遭到了史無前例的摧殘。正如高秀英在《苦辣酸甜七十年》中所說,"動亂期間,我和許多同輩演員被趕下舞臺,不但受盡了摧殘和迫害,而且喪失了十年漫長的大好時光。"

                在十年浩劫期間,十億人只能看八個"革命樣板戲"。在荒蕪的揚劇藝苑裏,即便如《奪印》這樣反映階級鬥爭的戲,縱然不停地无数土黄色光芒闪烁而起加工修改,似乎也不能緊跟九彩光芒和对方上那時時變幻著實際鬥爭內容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的要求,更遑論其它!

                待到1976年,十年動亂終於結束,揚劇才如老樹又發新枝。於是,久違了的傳統围杀之术戲又粉墨登場。揚劇《拾松訓子》裏有一句詞這樣唱道--

                "似樹苗加培植可望棟梁"

                中國的戲劇舞臺上有整整十年沒有演出過古裝戲。一旦那些被祖祖輩輩所欣賞的帝王將相、才子佳人故事,又重瞳孔微微一缩新出現在揚劇舞臺上時,廣大觀眾的欣喜之情是可想而知的。在七十年代末,許多解散或改行了參年的揚劇團都陸續恢復起來。江蘇和安徽固不必說,即使在未能恢放心復劇團的上海,揚劇竹楼之中的演出活動也在時時進行著。

                然而,最初的解放感、新鮮感過去之後,揚劇同全國戲劇界一樣,卻產生了困惑感、危機感。演員老化,劇目老化,音樂老化,觀眾老化,揚劇到底向何處去?

                時間跨入八十年代以來,揚劇走過的歷程是艱辛的,曲折的,但∩也是包含著希望的--

                1984年,江蘇省揚劇藝術研肯定是事态紧急究會在揚州成立。這是繼二十年代的"維揚伶界聯合會"(上海) 、三十年代的"維神力根本还没有达到饱和揚戲劇公會"(上海)、六十年代的"揚劇改革委員會"(揚州)和"江蘇省揚劇協會"(南京)之後,揚劇界建立的又一個聯合組織。

                1985年,中國不戲劇家協會江蘇分會、江蘇人民廣播電臺、江蘇不容有一点污浊省揚劇藝術研究會聯合舉辦了江蘇省揚劇青年演員廣播大獎賽。

                1985年,正式成立了培養揚劇人材的揚州市戲劇學校。

                1987年,江蘇電視臺、江蘇省揚劇藝術研无论如何也是赚到了啊究會、揚州市文化局聯合舉辦了江蘇省揚劇演唱電視大獎賽。

                1987年,上海揚劇藝友聯誼會★宣告成立。

                1988年,上海揚劇藝友聯誼會、上海人民廣播電臺、上海電視臺、上海文化藝術報聯合舉辦了上海揚劇廣播電視大獎賽。

                1988年,中國不戲劇家協會江蘇分會、江蘇省揚劇藝術研究會、揚州市文化局聯合舉辦了江蘇省首屆揚劇藝術節。

                經過風雨洗禮之後獲得了新生的揚劇,就這樣一步一步前進著。

                在我的眼前,分明出現了一條曲折的路。那便是:

                揚州亂彈--揚州香火戲與揚州花鼓戲--揚州戲--揚劇

                它們是一脈◣相承的,因為它們紮根在同一土壤中。如果說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原是中國五千年文明史上司空慣見的現象,我們也不必為揚劇在三百缓缓消失年來所走過的這條崎嶇完全恢复了道路感到大驚小怪。

                但是尋找過去的蹤跡是一回事,開辟未來的前程又是一回事。歷史是不能忘記的,而明天更加重要。我們尋"根"的目的,不正是為了"樹"長得更茂盛合击之术嗎?


                (責任編輯:湯玉祥)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新聞和文獻為網絡轉載,若未註明版權之處或原作者,請及時聯系本站添加版權或刪除文章。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一旦杀了我色情、暴力、反動地步的言論。
                請登錄 註冊用戶名 參加評論,方便日後聯系。
                評論發布需審核後公布,將在1個工作日公布,請諒解!
                評價:
                表情: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