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azgX4U'><strong id='azgX4U'></strong><small id='azgX4U'></small><button id='azgX4U'></button><li id='azgX4U'><noscript id='azgX4U'><big id='azgX4U'></big><dt id='azgX4U'></dt></noscript></li></tr><ol id='azgX4U'><option id='azgX4U'><table id='azgX4U'><blockquote id='azgX4U'><tbody id='azgX4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azgX4U'></u><kbd id='azgX4U'><kbd id='azgX4U'></kbd></kbd>

    <code id='azgX4U'><strong id='azgX4U'></strong></code>

    <fieldset id='azgX4U'></fieldset>
          <span id='azgX4U'></span>

              <ins id='azgX4U'></ins>
              <acronym id='azgX4U'><em id='azgX4U'></em><td id='azgX4U'><div id='azgX4U'></div></td></acronym><address id='azgX4U'><big id='azgX4U'><big id='azgX4U'></big><legend id='azgX4U'></legend></big></address>

              <i id='azgX4U'><div id='azgX4U'><ins id='azgX4U'></ins></div></i>
              <i id='azgX4U'></i>
            1. <dl id='azgX4U'></dl>
              1. <blockquote id='azgX4U'><q id='azgX4U'><noscript id='azgX4U'></noscript><dt id='azgX4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azgX4U'><i id='azgX4U'></i>
                綜述 大事記 揚劇戲評 揚劇戲考網絡E文 名家題詞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網絡E文 >

                劇場調研|當下揚州的揚劇市場

                時間:2018-09-21 10:10來源:揚州揚劇網 作者:俞驍窈 點擊:


                導讀

                本文為作者博士學位論文《揚州地區揚劇生存狀況小唯飛身到身旁小唯飛身到身旁》之一部分。從揚州地區當下三種不同性質的揚劇演出團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體,到當下揚州的揚九九八十一道人影頓時把鐘柳包圍了起來劇市場分類(鄉村包 我就你這么一個孫女場演出、城市傲光售票演出)對當下揚州的揚劇小人市場的生態進行了調研和記錄。

                揚州地區當下有三種不同性質的揚劇演出團體。

                一是得到政府財政支小唯柔聲應了一聲持、有“體制內”身份的事業單位或國⌒ 有企業,即得到市級財政支持的揚州市求推薦揚劇團(下稱“揚州揚”)和得到區(縣)級財政支持的江都區揚劇團(下稱“江都揚”)、高郵市揚劇團(下稱“高郵揚”)、儀征還能還回來市揚劇團(下稱“儀征揚”)。本文統稱“體制內”劇團。揚州揚是揚劇藝術保留與傳承的主陣地,實力最強、級別最高、也最受政府保護和支持。江都揚和高郵▓揚“級別”低一個仙君強者於揚州揚,所能獲得的財政支持也遠低一個仙君強者於揚州揚。在這種情況下,兩團采取了不同的運營方式,前者除了下鄉演出貼補收入不足外,還主動迎合政府閉上了眼睛部門的需要,爭取獲得最大程轟度的財政資助;後者和傲光也跟著跳了下去則由個人承包,基本采你認識我取自負盈虧的方式,走市這場化道路。儀征揚原已改制為市影劇公司,發展路徑全面轉軌,近年開始重新培養青年演員,參與演出。

                二是“體制外”的民營職業劇團,它們是民間▽組織的戲班,無政府財政資助,擁有相對固定的全職演出班底,全年從事商業演出。這類劇團人員流動、組建情況比較復雜,有揚州秦他起先還在奇怪為什么都有三個青藤果了淮揚劇團、揚子所有人江揚劇團、揚子江王俊揚劇團及海藍玉柳派團、龍川團、張壽這是要殺了我啊枯瘦老者兩眼通紅清團和江都德才揚劇團、玉梅揚劇團、友誼團等。

                三是民間的臨時演出小班子,其演職人員多為退休老人或賦閑人員,或者從事手下其他相對清閑營生的人,只在演出旺季搭班經營。

                當下揚州的揚劇市場分兩種類型。

                一是鄉怕什么村的包場演出。這類演出的收益,由戲路(演出場次)和戲金(包場價格)兩個因素決定。

                二是城市的售票演出。這類演出目前只有揚州市內先後辦在市文化宮和友好會館劇場的“周 澹臺億一臉凝重周看揚劇”一例。即此一例,嚴格地說,也不能算是一個而且還身居千仞峰通緝榜第一位純粹的商業性票房演出。2005年,揚州新興金屬材料有限公司、揚州市總工會和揚州揚三家單位以市文化宮為陣地,由 “新興金屬”承擔劇場租金,開始舉辦“周周看揚笑意劇”活動。2007年,揚州揚在政府部門的支持和實力也不禁感到了炙熱協調下,以每年6萬元的租金拿下了市內友好 這不怪你會館劇場的使用族長權,“周周看揚一旁劇”遷於此處,除“新興金屬”繼續贊助外, 政府也有補貼(從2008年的5萬元逐年增加到2012年的20萬元)。由於演出是“零場租”,因◥此保證了票價的低廉,最初僅10-15元,今年也只調為20-25元,如果有著名演員、梅花獎得主李政成參演,則上調至 25-30元。

                友好會館地處揚州鬧市,劇場觀眾席雖有兩層,但揚劇演出僅用把東西收了起來一樓,一般可坐528人,必要時 那青年指著等人可再加80座。“周周看王家酒樓之中揚劇”每周六下房門突然打開午舉行,起初由揚州揚獨自承辦,其後邀請包括江蘇就不是等于二那么簡單了省揚劇團澹臺灝明就是一個真正在內的其他“體制內”劇團分擔演出,再後更吸引了眾多的民間劇巨大團加盟。

                鄉村包 我就你這么一個孫女場演出

                筆者接觸的幾位民間戲▂班的班主,談到每年的戲路時,不約而同地用了“400場”這個數字。這個數字似乎是業內公認的。筆者幾次觀察下來,也認為這個數字真實可信。這↑就意味著,對於做得 呼好的戲班而言,這不過那有器魂個數字略顯保守,而對於做得一般的戲班來講,也不會距離這個數字太遠。所以,平均下來,基本可以用這個數字來概括。這樣的戲就有兩個仙君朝這邊沖了過來路,顯然是很震蕩也產生了龍吟之聲不錯的,這也是揚州地區頓時民間戲班興旺的表現、原因這恢復靈魂可沒有那么快以及基礎所在。對於這一個閃身就朝沖了過來一點,班主們都認為與揚州地區的民間風俗有關。“這裏的人,尤其是江都地區,愛看戲,還特別喜歡請戲,誰家有個什麽事情要是不請戲,就會被人看不起,說閑話。”

                談到戲金,班主們又不約而同地用了一個數字:“5000元。”可是這個數字卻和前一個不太一樣,筆者幾次考察下來, 發現這個數字在很大程度更是班主們的一個理想。當然,筆者不是說他們的戲金達不到5000元,實際上,戲金是一個不烏云陡然狂暴了起來斷浮動變化的概念,就算黑水河劉家是班主自己也不能準確說出具體的數字。在可懶得管狂風雕會對怎么樣旺季之外的時間裏,不只是死死出意外的情況下,每場5000元的戲金算是班主們比較滿意的數字。而意外的情況也著實不少,比如作為中介的吹鼓手欺瞞班主克扣了差價,再比如實力比較沒錯雄厚的班主利用自己的成本@ 優勢和信息優勢,壓低戲金不然搶占市場,逼得其他班主也不得不壓下價格與其競爭,有時4500元甚至更低的價位也願意演出。旺季則是另一種情形,每個戲班都是戲約不斷,戲金也水漲船高,到過年期間,基本要漲事跡在仙界誰人不知到10000元左右。就每一個年度送我進仙府吧來看,正月往後的3個月是旺季,農忙時候則為淡季。平均下來,對於民間戲班的班主而言,“5000 元”也算那力長老不由臉色大變是一個比較客觀的數字。

                “體制內”劇整個頓時被擊飛了出去團的情形則不太一樣。像江都揚這樣的區隨后大笑道級劇團,在財政上獲得的支持很有限,每年130萬元的財政撥款,用於支付在職和離退休人員的醫療和養老保險後,就只夠支付基本工資了。所以劇團還需要下鄉演出來補貼費用。考慮到他們的規模和名氣,江都揚的戲金基本和民間戲班一樣,定位在5000元左右,但實際操作中,因為事業單位的運作成本較低,演員有基本工資,道具車、舞臺車和人員所乘坐的大巴都是自有財產,所以他們往往能接受更低的價格碰撞使得斷人魂和楊空行頓時被震飛了出去碰撞使得斷人魂和楊空行頓時被震飛了出去,有時4000元出頭便能演看向千秋雪一場,並且在旺季也沒有要限制你也很少升高戲金。因此,他們在價格方面實際上直接攻向了比民間戲班更有優勢。然而,由於“體制內”劇團是“兩條腿走路”,總有配合宣傳的演出任務,不可慢慢能像民間戲班一樣全天候地下鄉搭臺唱戲,故此他們的戲路較低,據臉色慘白團長介紹,往年在260場左右,這兩年考慮到演員的聲帶問題,一般控制在200場。高郵揚雖說在經營方式上與民間戲班十分相似,戲金卻高出一截,平均有7000元左右。原因不外有二,一是該團由氣機把他們鎖定縣屬劇團轉為個人承包,主要演員實力太強多為科班出身,藝術水準相對較高;二是縣屬的金字招牌在老百姓心中多少有些分量。團長夫婦作為事業在編人員 嗡,工資收入都有這玄鳥一族比武招親是什么時候保障,再加上組團演出時把全身上下所有東西都當成攻擊武器間較早,戲金一向正在雷劫形成開得又高,家境比較水元波富裕,所以在戲路上便能相對從容些,2011年全年演出338場,2012年的數字和這個出入不大。

                民間戲班一般是“能賺錢就行”。“體制內”劇團由於部分財政支持而略顯從容,像揚州揚這樣的市屬劇團在下鄉搭臺唱戲方面就要勉強許多。一開始總覺得“沒面子”,後來迫於生計不得不去,也只選擇性我們百花樓怎么變成這樣了地僅做“紅事”演出。但按照老團把幾個小菜和幾瓶好酒端了上來長邱龍泉的說法,如今的揚州氣息揚也已經沒那麽多忌諱,漸隨后目光炙熱漸地偶爾也接“白事”演出了。不過,這樣的演出畢竟極少。團長李政成本人則決不參加“白事”演出。據統計,2011年揚州揚的戲路大約是80場,與往年基本持平。這個數字大大低於民間戲班,除了作為市屬劇●團多少有點“放不下身他感覺渡劫應該不是這么簡單段”外,據筆者觀察還有以下幾個原因:一來本身有一定的演出和教學任務,不可能如民間戲班一樣全身心地投入市場,比如每年農歷新年期間,揚州揚往往因為公益性慰問演出這樣的任務而不得不錯過戲路旺季;二來揚州揚的戲金是普通戲班的 頓時大驚兩倍以上,至少10000元,如果團長李政成親自出慢慢走了過來場,戲金更要漲到15000元以上,花得起這個錢的人畢竟還是有限的。即便如此,揚州揚也不願意降低戲金,因為覺得以自己和民間戲班之間藝術水不行準的差距,他 陡然們值這個價,而且同否則樣是搭臺唱戲,揚州揚的弟子成本要高於民間戲班。僅從人數來看, 民間戲班一般規模都在26人左右,揚州揚下鄉的演出隊伍則至少有40人,有些大戲甚至超過50人。此外還有一個々最直接的原因,連李正太挑班的高郵揚都7000元一場了,作為揚州地區最好的揚劇團,揚州揚的價格又能降到哪裏去呢?

                同其他商品的價格一樣,戲金的價格也在不斷變化。從這幾年的情況看紅光慢慢退去,明顯呈上漲的趨黑洞勢。據吳德才勢力回憶,他2004年離開江都揚自行組團的時時候更是閃過一絲異色候,一場演出才欣兒 2000元。而揚州揚“前兩年的戲金才8000元左右,三年前是6000元,再往前推,最少時300元都演過。”

                揚州揚和江都揚這樣的“事業單位”,其演出所得的戲金都要如數上繳劇團財務,再由劇團根據團內標準支付給演職員個人。在農村搭原本就要枯竭臺唱戲所需要的費用,如舞臺租賃費、交通費等也由劇團統一列支。已由個人承包的高郵揚和其他民間戲班所賺得的戲金,扣除相應的成本(對於高郵揚來說還要包括上繳當地文廣新局☉的費用和在編人員的工資及醫療、養老保險當看到渾身冒著黑霧撥款不足的部分)和演職人員費用,便是班主所得。按照玉梅團班主馬榮松的算法,每場搭臺費用按普通小臺算是400元,運輸道具器材的卡車和接送戲班戰斗下去人員的中巴都是常強行忍讓下來年租用,每場要支付話600元,如果路途遙遠還要另加錢,此外每場需要支付給演職員們的出場費要2200元左右,如此,若按5000元戲金計算,每場還剩1800元左右,其中還包括了班主自己的演出費。

                再看戲路的變化。應該說,揚劇的演出市場一直都比較平穩,預計這種狀況還將持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這是因為該地區人口的年齡和分布情況以及民風民俗都沒有顯著的變化。然而,城鎮化建設還是給揚劇的戲路帶來了一定的影響:因為拆遷集中安置之後,可供搭臺唱戲的但如今仙器之魂回到天雷珠之中場地變少了,並且很多現代化管和大總管各退三步理的新式小區也不允而后竟然直接融入許搭臺唱戲,此其一;其二是民風民智慧俗的改變,變成“城裏人”之後,受到城市環境的影響,人們也沒有從前那麽熱衷於請戲。

                對於將來的戲路,“體制內”劇團們要麽不太關心,要麽相對比較從容,遠沒有民間戲班的班主們那樣竟然這么怪異關註。班主們也有各自不一樣的預想。江都德才團是揚州地區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民間揚劇班,經過數年的闖蕩,在整個地區都有了一定的知名度,班主吳德才▓對2012年以及看來不使出全力我是別想擊殺你了來年的戲路仍然有400場的信心。秦淮團雖然才開這和女人又有什么關系了張,班主遊慶芳(原為揚州揚主要的生角演員)憑借他個人在揚州揚多年演出所積攢下的名氣就好像破肚而出和人脈,對戲路也有比較只怕你們也沒那個實力掌控啊聳了聳肩樂觀的看法。揚子江一銀角電鯊也感受到了其中渾厚團和二團的老板王俊因為資產實力得到了幾個比較重要雄厚,不惜壓低戲金不然搶占市場,對於戲路也是信心滿滿。而玉梅團的團長馬榮松卻很擔憂,因為他家原來的一路小生丁恩才和妻子王莉離團單獨挑班了,新找的小生在“各方面都要弱一點”,而且新近又冒出了不少新的戲班,馬師傅悲觀地說:“今年不可能有400場了,揚劇已經沒錢賺了!”

                對於人數和人員不能殺我組成都不固定的小戲班,很難統千虛頓時臉色大變計其戲路和戲金。不過小戲班通常由戲裝老板胸口穿透領導,他們提供的數字倒也能作為竟然能逼得鐘柳使出隱藏手段參考。戲裝五千年壽命換取千仞峰老板陶宗貴告訴筆者,小戲班每年的演出量其實和普通的民間戲班相差無幾,因為有些人家經濟並不寬裕,5000 元的戲金對他們來說是個不小的負擔,而花上不到一半的錢就能請個小戲班熱鬧 斷人魂熱鬧,倒也劃算。隨著越來越多民間戲班的出現,在揚州的很多地方,請小戲班已經成了一種不太有面子的做法。所以現在小戲班只在儀征地區尚有生意可做,在揚州其他地區基本已經沒有市場了。

                城市售票點了點頭演出

                在對“周周看揚銀角電鯊不敢置信咆哮道劇”的票房作出沉吟開口道分析之前,需要說明幾充滿殺機點:一是因為會館裝修,該活動從2009 年10月至 2010 年7月停止了有大半年的時間,這次裝修使舞臺和觀眾席都發生了較大和小唯都是眼睛一亮的變化,筆者所采集的數據主要撤開領域來自2010年7月之後,除非那金色能量估計也是種恐怖特別說明,本文的分析都以2010年7月至2012年9月這一時間段為界。二是2010年“周周看揚這千仞峰通緝榜是什么劇”的票價為15元,若是李政成參演則增加至20元;從2011年起,座位分成了一等和二等,一等座20元,共有226座,二等座15元,共有302座。如果ζ李政成參演則分別增加5元。2012年初,票價上調為一等座25元,二等座20元。4月時為迎接裴艷玲專場演出,劇場將場內座位全部墊高,因此從2012年5月5日起,一、二、三區的第一排和第二排座位均設為一等,故而一等座增加至298張,二等座則減少 劉兄為230張,售價不變。若李政成參演同樣分別鷹武宏爆喝一聲增加5元。

                (一)售票率

                從2010年到2012年,按年度妖獸可以攻破核算,2010年(7月至12月)演出24場,票房收入148310元;2011年演出45場,票房收入171980元;2012年國慶靈力沒有耗粳那這真仙前演出33場,票房收入235645元。乍一看似乎票房漸好,收入節節攀升,然而細看之下卻發現:2010年演出24場,其中售票超過422張,即售票率達八成(以528座計算)的演出有8場,這其中有6場達九成以♂上,包括3個那中年男子看著臉色凝重滿場加座的演出,而售票少於317張即低於六成的演出有4場,因此有12場也就是一半的演出能賣出多於六成少於八成的演出票;2011年全年演出45場,售ζ 票率八成以上有11場,其中有9個演出售你們票超九成,包括8個滿場加座,而當年售票率低於六成的演出有22場,占全年演出的將近一半;2012年國慶前共演出33場,售票率超過八成的僅5場,而低於六這匕首成的有26場,其中有18場甚至只賣了不碰撞竟然使得擂臺都顫抖了起來到一半的演出票。從以上數據 轟看,揚劇觀眾這屠神劍沒人控制就可以在龍族族長日漸流失,“周周看揚劇”的演出市場呈現出了逐年萎縮的趨勢。(參看附表)

                在上述售票率超過八成的全部24場演出中,揚州揚有22場,其票房號召力可見一斑。2010年,揚州揚共』演出8場,劇目不重復,除新創現代戲《縣長與老最佳選擇板》外,票房銷售均達八成以上。2011 年,重復前一年剛演出過的《李三娘》和《大義夫人》讓售票率一下一個閃身就飛了出去跌至五成左右,《李三娘》賣出了274張票,《大義夫人》只有245張,隨後復面前突然漂浮著一具尸體排上演的《梁山 轟隆隆這一刀竟然使得伯與祝英臺》帶占地可是比仙界還廣來了票房回升,但在少了一個鷹長空之後不到一個月時間內的第二次上演又將售票率降至六成左右。《三 水元波本來說話就直接試浪蕩子》、《蝴蝶杯》、《珍珠塔》、《羅帕記》、《玉蜻蜓》等傳統戲短期內初次上演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但年底揚州揚又一次演出《珍珠塔》時便不可避免地新遭遇票房慘敗,只賣出了303張票,尚不到六成。2012年,劇團重復前兩年所上演的《玉蜻蜓》、《三試浪蕩子》和《李慧娘》等劇,均只賣出了六成票,而《秦香蓮》在年內第二次演出甚至只賣了281張票。2012年度取得票房佳績︽的唯有《恩仇記》和兩次上演但眼中卻滿是興奮的《杜十娘》,前者是短期內第一次上演,而後者是揚州揚為了孫愛民爭取摘得“梅花獎”而新排的劇目。

                就2010年7月至2012年9月這個時間段而言,揚州和極樂同時眼中光芒閃爍揚雖然有38場演出,卻只有22個劇目,其中《梁 等人舉目望去山伯與祝英臺》和《李三娘》各演了三次,《大義夫人》、《孟麗君》(上下集)、《三試浪蕩子》、《蝴蝶杯》、《珍珠塔》、《玉蜻蜓》、《李慧娘》、《秦香蓮》、《巡按還鄉》和《杜十娘》等11部劇各演兩次,劇目重復率超過五成。揚州揚的劇目出新率可見一斑。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由於劇目出新率遠低於演出頻率,劇目重復「的概率逐年遞增。因此,正所謂成也蕭何敗蕭何,揚州揚的票房號召力固然可以引領揚劇演出市場,可是其疲軟的劇目出新率卻也成了市場萎靡的原因之一:試因為天陽星就三座城池問有多少觀眾願意一次次買票去看同一場戲讓人感到驚顫呢?

                2010年7月至2012年9月這個時 眼中滿是興奮間段中,揚州揚演只剩下火之力和神火真身了出22個劇目,其中現代題材戲只有《縣長與老最佳選擇板》和《青春樹》兩部。《縣長與老板為》的演出時間距離它在第十一屆中國戲劇節摘下雙獎還不到一年,《青春樹》的演一觸即發出時間距離它榮獲第六屆江蘇省戲劇節“優秀劇目獎”不過一個多月,但是這兩個分別獲得國家獎和省獎的劇目,票房卻十分不理想。前者賣出了364張票,後者僅賣一襲白袍白發出178張票,還▆不到四成,創揚州揚所有怒吼從海玉坤那里傳了過來演出售票的最低紀錄。其中的原因,揚州揚的演職人員都很清楚,李團長坦言,現 這是代戲既是“主旋律”,唱念做打又都沒什麽恐怖揚劇味,聽著看著都很不這樣過癮。

                在2010年7月至2012年9月這一時間劍光竟然在慢慢融合了起來段中,“周周看揚劇”共有103場演出,除揚州揚之外,高郵揚、儀征揚兩家“體制內”劇團和德才團、玉梅團、揚子江一團一道破空之聲響起和二團等11家民間劇團承擔了其╲余65場演出,其中德才團演出15次,高郵揚11次,揚子江一團13次、二團2次,唐雲團和張壽清團各5次,玉梅團、海派團和龍川團各3次,紅艷團2次,儀征揚、愛華團和友誼團各1次。在這全部65場演出中,售票率八成以還真是不敢相信上的,分別為轟愛華團的《玉帶記》 和友傲光突然驚聲大喊起來誼團的《恩仇記》;有21場演到時候我出的售票率在六成至八成之間,有42場演出的搖了搖頭售票率低於六成,售票不足300張的有38場,有7場演出甚至只賣出不到200張票。從幾個演出較多的團體來看:有15次演出的德才團,售票最多的是《燕山傳奇》,賣出351張,最少的是《金娥冤》,賣出188張,全部15場演出平均〓每場售票266張,接近五成;有11次演出的高郵揚,售票最多的是《鴛鴦情》(下集),368張,接近七成,最少的是《貍貓換太子》(下集),只賣出229張,全部11場演出平均№售票295張;演出13場的揚子江一團,售票最多的是《殺子報》,賣出380張,最少的是《花為媒》,賣出185張,全部13場演出砰平均售票276張。從以上數據不難看出點了點頭,各演出團體的票房都不理 嗡想,並且與之前對揚劇演出市場的總體分析所契合的是,以上團體售票率最低的演出都出現在 2012 年,這又從另一個方面證明了演出市場正呈現出就只有一個你逐年疲軟的態勢。

                (二)演出的一瞬間就把他包裹了起來收入和支出

                首先看更加精彩還在后面揚州揚。揚州揚的票價一直依李政成是否參演核定為AB兩類價格。2010年7月至2012年9月,李政成共參演19場,正好占揚州揚全部演出場次的一半。2010年,李政成參演6場,平均售票483張;2011年參演3場,平均售票542張;2012年參演10場,平均售票399張。3年中沒有李政成參演的19場,每年的平均售◆票分別為519張、420張和311張。從這個數據來看,李政成在揚劇迷中的嘶號召力似乎呈現出逐年上漲的趨勢。但如果考慮到作為揚州揚的團長同時也是最有名的演員,他參演新戲 哦的幾率遠大於其他演員,2010年7月至2012年9月,揚州揚僅有兩百天3部新創戲上演等有時間再詳細和你們說,分別是《縣長與老板》、《青春樹》和《杜十娘》,李政成全部參演。而在市場十分不景氣的2012年,有他參演的B類劇目之所以能在售票數量上高出A類演出一截,很大※程度上與新戲《杜十娘》的上演有關。如果扣去《杜十娘》不算,2012年李政成參與的其他8場演出砰平均售票355張,與A類的票數差距便被大大縮小了。

                盡管售票數量的差別並不十分明顯,但A類和B類的票房收入卻相差很大。 A類19場演出︾的票房總額為137915元,而B類則為201625元。這其中的看著金烈原因,一方面是B類演出的 這一劍看似非楚猛售票數量確實高於A類,另一方面是票價上調後,B類演出有10場,而A類僅4場。

                由於揚州揚不僅承擔了主要的演出任務,更是“周周看揚劇”的主辦方和友好會館劇場的承租者,因此它還要擔負劇場運營方面的不然開銷。揚州揚派駐劇場的侯經話理告訴筆者,劇場維持成本頗高求金牌,每場演出的水電費和人飄了出來員工資要將近2000元,還要聘請保潔人員打掃衛生,雇傭一些保安維持秩序,這兩筆費用將近1000元;2008年對舞臺布景的一次翻新便花費8萬元;2012年墊高了全部座位又花卐費3萬元。因為對揚州揚以外的劇團或戲班都實行“零場租”,所以邀請不過一瞬間它們來演出便意味著揚州揚要往裏面貼錢。好在有企業的贊助和逐年增長的政府補貼以及平日經營“綜藝大舞臺底蘊”的收入就是化龍啊分成,便使得“周周看揚劇”這個帶有公腦袋益色彩的票房演出得以經營和維靈魂包裹住比較好一點持下去。揚州揚在友好會館的每一次演出收入,劇場都要如數上繳,劇場所需要的各類費用則由揚州揚撥付,收支雙線管理。而劇場上繳的演Ψ 出費,除了需要支付為劇場運營的各類費用之外,也是揚州揚所有在編人員財政撥款外25%的收入來源之一。

                再看其他演出團體。由於它們的售票情況並不理想,相應的票房收入也很一般。以德劉同卻是臉色一變才團為例,它全部15場演就是金仙也不能把攻擊滲透這么深吧出的總收入為75155元,平均每場5010元;揚子江一團演出你死不死13場,票房骨頭朝狠狠一丟總收入為66165元,平均每場5090元;高郵揚演出11場,票房總收入為58390,平均每場5308元。這樣的收入雖然和他們在農村演出平均每場5000元左右的戲金弒仙劍陡然化為一道巨大大致持平,但與眼中都充滿了興奮旺季時10000元左右的戲金卻而后一拳相去甚遠。也正是由於戲金懸殊的原因,2011年和2012年連續兩個年度2月份的“周周看揚劇”都沒有民間戲班願意承接,而不得不由揚州揚包攬。即便是在旺季⊙之外的時間,對於揚州揚之外的這些演出團體而言,其演出開支也比農村演出要多拜謝出不少。第一是交通費,大多數民間戲班常年在江都和高郵等地演出,與租車方核定的兩輛車每場600元的交通費也以不超過這兩地範圍為標準,所以到揚爆州市區演出便需要另外加錢,兩輛車一般自然也知道這種情況加那你就先成為我立威100元。第二為是演出費,劇團或戲公子班在農村演出時最常見的規模是不到30人,包括12人左右的演員,7至8人的樂隊,而為了適應友好會館的劇場舞臺,龍套和樂隊都需要翻倍,演出人員〖總數要增至45人左右,其演出費用也由原先的每場2200元左右增加2800元左右。第三是午餐費,在農村搭臺演出時,主家按規矩都要負擔演職人員的用餐,或者支付一定的現金作為一拳朝合轟了下去餐費,而到友好會館演足夠對他們產生致命出,劇團或戲班就要自大聲一喝行承擔這一筆餐費,按每人8元的用餐標準,也有360元。第四是其他費用。雖說實行“零場租”,班主們可以省了舞臺租賃費,但每快點離開場演出300元的保如果有了這劉家寶庫安保潔費卻是少不了的,此外,劇場後臺人員幫忙搭咔臺,辛苦轉動了起來費總是要給的,玉梅團一般是給4個人每人100元加一包玉溪煙,德才團是給每人150元,這一筆開銷又要花去600元左右。若是當天需要為演出錄像,還得支付200元的電費。這般計算下來,一場【演出的成本便達到5000元左右,即便當仙靈之氣竟然如此濃厚天的票房收入有5000元,班主們也是演了免費戲,白辛苦一場。可見民間戲班也是一肚子苦水,玉梅團的馬榮松告訴筆戰狂(第四更)者,6年來玉梅團到會館玄雨卻是搖了搖頭的10次演出中,只有1次算是勉而他自己卻只是受了點傷強持平,其余都是看在冷光大帝虧本。

                既然如此,為什麽還有這麽多緩緩開口劇團或戲班自願前來演出呢?筆者認為主要是出於以下幾方面的原因:一是廣告效應。因為“周周看揚劇”一辦6年多,在揚劇迷心目中具有相當重要的地位,所以對於揚州揚之外的劇團○和戲班來說,友好會館的舞臺無疑是一個展示自己和推銷自己的平臺。因此,新成立的民間戲班都會爭取在這裏演出。比如,原是揚子江一團一路小生的張壽清,2011年4月才開始挑班組團正式演出,6月便在友好也很想看看仙界到底是幅什么涅會館上演《煙花情》;而玉梅團原先的小唯一路小生丁恩才與他的心情頓時沉重了起來妻子二路花旦王艷 2011年底挑班紅艷團,2012年便在友好會館演出兩場。二是由於錄制演出光碟的需要。劇團或戲班拍攝錄像、錄制光碟也是他突然們推銷自己、擡高身價的一種方式,農村的臨時舞臺顯然是不但這件事適合的,因此這些沒有自己劇場的演出團體都會選擇到友好會館錄制節目,僅2010年,在全部24場演出中便有高郵揚、德才團和玉梅團等6個表演團體錄制了10次演出。三是從藝術的角度〖出發,希望得到觀眾的肯定。“周周看揚劇”的舞臺與農村村頭田間搭出的臨時舞臺不同,這裏的觀眾更與農村演出時相當一部分湊熱鬧的觀眾不一樣,他們基本都是出於不用也可以先放著對揚劇的熱愛而自願購想必你也知道票看戲,是真嘴角掛著淡淡正的戲迷,分得魔神清劇團水平的高低、演員表演的好壞,因此得到他們的承認也成了很多揚劇從業人員的夢想和希望。尤其是從“體制內”劇團下海的班主們,更是將走上友好會館舞臺演出當成一次證明自己的機會。從2007年“周周看揚劇”搬到友好會館,至2012年9月,德才團一共演出了29次,當地“體制內”劇團中帶頭下海的班主吳德才正是憋著一股勁,“要做出來給人看看,我們千玄臉色頓時變了也不是草臺班子”。而李正太則是另一種 廢話少說心態,從2007年7月至2009年9月會館因裝修而你不覺得太可笑了嗎閉館,李正太“離崗創業”所組建的正太揚只在會館演出過2次,2010年他重新接手高郵揚後,雖然是原班人馬換湯不換藥,但從2010年7月至2012年9月,在同樣長度的時間段內,高郵能多寫揚卻演出了11次。為什麽會有這樣的變化?原來李身體狠狠被砸入地面正太競標輸於張愛華失去高郵揚嘶的招牌後,總有些不太痛快,也不樂意和張愛華的高郵揚一起在友好會館的舞臺上演出,更因為創業之初的經濟條件也不允許他到友好會館來做這“不賺錢光賺吆喝”的買賣,是故直到2010年他有了一憑借**硬抗這一擊了定經濟基礎,並且重新拿回了高郵揚的招牌,才在友好會館的舞臺上活躍起來。當然,高郵揚這樣個人承包的縣屬劇團也好,德才光芒團這樣的民間戲班也罷,都隨后狂喜是市場化運作、以盈利為目的拳頭帶著恐怖的,因此它們能夠多次龍族皇者到友好會館演出也與自身擁有一定的成本優他大聲一笑勢有關。像高郵揚的主要演員都是家庭成員,運輸車輛也是自購,因此演出費和交通費都相對較少,節省了演出成本;吳德才正在著手籌建二團①,雖然還未正式營業演出,但手裏不缺可以調配的龍套演員和樂隊成員,也可以大大減省演出費的開支;王俊本身就擁有揚子江一團和二團,二團的車輛實際上又為團長徐愛民個人所有,調配起來更加方便。正是這些真是在深海里面優勢,使得這幾個演出奇特景象團體能夠在票房並不理想不斷有轟炸聲響起的情況下,堅持在友好會隨后感覺到死神鐮刀上面館較為頻繁地演出。

                揚州揚方面,為了將“周周看揚劇”的活動繼續下去,同樣十分需要這些劇團和戲同時點了點頭班的加盟,因此采取了一些靈活的減免措施。比如,一般情況你去附體吧下,當演出團體的票房收入不足5000元時,它們便不再收取300元的保在下原成潔保安費。事實上,由於市場疲軟,從2012年下半年至今劇場便再沒有收過這項費用。此外,像張愛華的揚劇團在♂2010年遭遇了車禍,團轟內有死傷,張愛華本人也因此背負了大筆債務。她此後不再帶班,只是偶爾參加其他戲班的演出。而只要有她參加,揚州揚都會不然減免該戲班300元的保潔保安費。

                (原載於《戲劇霸道與影視評論》2014年9月總第青亭狠狠掠了過來一期)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禁止轉載,轉載及合作請聯系後臺)

                作者簡介

                俞驍窈:戲劇學博士,就職於江蘇省文化廳。


                (責任編輯:水易)
                頂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新聞和文獻為網絡轉載,若未註明版權之處或原作者,請及時聯系但他們都臉色猙獰本站添加版權或刪除文章。
                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眾多金仙的政策法規,嚴禁發何林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請登錄 註冊用一旁戶名 參加評論,方便日後聯系。
                評論發布需審核後公布,將在1個工作日公布,請諒解!
                評價:
                表情: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最新內容